心底無私天地寬一一劉福堂

ag亚游真人开户

2018-10-09

圖為:九龍村的街景一瞥一、忠厚傳家遠一個人的成長離不開家庭的薰陶和培養。

福堂就生活在一個忠厚、勤勞的人家裡。

劉福堂的祖父40歲成家,46歲當了父親。 之前,也曾有兩個孩子,一男一女均都夭折。 他的父親出生時,奶奶分外小心,用一塊藍布在土地廟裡祈禱,好生才生下了父親,並起名蘭套。 興許,這塊蘭布的緣故吧,四年後,劉福堂的爺爺奶奶又生下了二叔,起名二蘭。

但是家境還是沒有好轉,無法養活兩個男孩和一女兒。

無奈之下,爺爺奶奶只能將五歲的父親賣給了縣城裡的一戶富裕之家。 但是,父親始終思念著親人,不思茶飯,日見消瘦,那富人之家也漸漸地擔心起孩子的成長,不得不送還給當時在城裡賣炭的奶奶。 父親終於又回到了九龍村親人的身邊……劉福堂的父親23歲時娶了福堂的母親,當時的家境始終居無定所。

父親給富人當長工,沒日沒夜,披星戴月地幹,竭力養家。

此時,劉福堂與姐姐劉福林相繼出生。 當時國家面臨自然災害,饑荒逼人,持續三年之久。 33歲的劉福堂的父親,拖家帶口,為著生計,走口關外。 好不容易,在呼市玉泉火藥廠找到了一份拉板車的工作,總算有些著落。 可是,好景不長,安穩的日子過上沒幾天,“62壓”的大政策實施,劉福堂的父親被迫遣返九龍村,原本少的可憐的生活用品和糧食,這下子折騰個精光,靠吃樹皮、挖野菜、借錢賒帳,靠好心人的幫助,艱難度日。

又遇上二妹劉福連出生,又加重了家裡的重負,迫使劉福堂的父親日以繼夜地辛勤勞動。

夏天,劉福堂的父親放牛,常住在山嶺小崗上的草棚裡,每逢雷雨,棚裡棚外全是傾盆雨水,沒有丁點躲藏安生之處,濕漉漉的身體,加上冷風颼颼的襲擊,真是寒顫不已。 水山水天,找到乾柴,生不著火,雨水浸泡的衣服和被褥無法烤曬,更是無法取火做飯,劉老父親在饑寒交迫中度過一個又一個的晝夜。 荒山野嶺,頻頻雷聲,其苦難忍。